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网络

安慰奖

2018-09-15 10:53:13

我正准备去给高三的学生上晚自习。正是十月天气,日短夜长,太阳早早下了山。教师宿舍的小巷又窄又黑。我左胳膊夹着教案,右手习惯性的在口袋里摸索着眼镜。

小巷的西头传来咚咚咚的跑步声,而且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急促。震得小巷的石板都不停地颤抖。

我还没来及把眼镜戴上,一条黑影就向我冲了过来。我本能的向旁边一闪,“嘭”的一声,我感觉自己倒了下去。

当我微微睁开眼的时候,发现我正躺在医院的病房里。燕老师守在我的床边。燕儿的眼红红的。我的心头一颤。似乎忘记了头昏脑涨,左大腿上一阵紧一阵地疼了。我轻轻地哼了一声。

燕老师兴奋地抓住我的手:“你醒了,太好了!要不然,我和大熊就倒大霉了。”

“还没结婚,不知羞。”我挖苦着燕老师,心里酸酸的,我还以为燕老师为我哭红了眼呢,看来我和燕老师没戏了。

“多亏了你。”

“多亏了我什么呢?”我有点摸不着北了。

我挣扎着想坐起来。燕儿示意我躺下。

“多亏了你,才抓住那个蟊贼,抓住那个蟊贼,我家大熊才能从狗熊变成英雄。”

“抓蟊贼?变英雄?”我疑惑地问。

“上个星期三,上晚自习自习前。一个蟊贼趁门卫老王上厕所的空,偷偷地从传达室溜了进来。摸到学校的仓库偷了一台旧电脑,被大熊和其他几名学生发现了。”

“大熊当时正带着几名学生送体育器材,他们刚刚从操场上训练回来。大熊大喝一声站住,把东西放下。几名学生也趁势围了上去,那人一愣,看他们人多,跑是跑不掉了。忙忙把电脑往地上一撂,从腰里拔出一把匕首,乱舞着,叫嚷着‘闪开闪开’。大熊他们们没有退缩。那人看来硬的不行。就来软的,脑袋一伸,把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,威胁他们说,‘让我走,不然我就宰了自己’。大熊和同学们怕出人命,一惊,那人就跑了,他们赶紧在后面追。结果——就撞到你了,匕首也扎到你的大腿了。”

我苦笑:“原来是这样。怪不的我的大腿那吗疼,今天星期几?”

“星期天。”

“敢情说我在医院躺了4天。”

“是呀。那晚,那个贼也被撞晕了,束手就擒。被学校送到派出所,听大熊说,杨所长连夜对他那人进行了审问。还上网对比,你猜,乖乖。他可是一条‘大鱼’呢。网上通缉的抢劫犯。”

我吓出一身汗。

“听校长说:‘杨所长已经把你和大熊的先进事迹上报县公安局了,他也向教育局做了汇报,唐局长也说准备表彰你俩。‘见义勇为’的称号少不了你的。”

我刚想接一句,燕老师示意我别打断。

“我还听李主任说电视台的记者也准备来采访。我家大熊这回可沾了你的光。”

我说:“燕老师,你以为我脑子撞坏了?我这是那门子的见义勇为,我明明是受害者吗?要不是你家大熊他们抓贼,我也不会躺在医院里呀。大熊才是见义勇为呢?表彰就表彰你家大熊和同学们吧!”

“就算拿个安慰奖吧,值”燕老师笑着对我说。

“熊老师呢?”

“上街买东西给你吃了。医生说,你今天该醒了,要不就得转院了。”

“学校没通知我爸妈吗?”

“通知了,大伯大妈刚走,把你交给了我和大熊,回家张罗着给你转院哪。”

“快打电话叫他们回来。”

一个月后,县里的表彰下来了,我被授予“见义勇为,先进个人”称号。熊老师什么也没有。我也对这个安慰奖感到迷惑,还是校长见多识广解开了迷:我挂彩了,熊老师却没有。

漆雾净化器
上海古建筑模型
山投·城尚城基本信息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