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春思

2018-09-15 10:03:16

夜来风雨,带来了故乡的消息。梦里泛着父母慈爱的身影,弟弟顽皮的神气,清晨就把我惊醒。之后我用力地眯了好久,翻了好几个身,直到眼皮传来阵阵疲惫,恐怕浮肿不少。起身才发觉原来是春雨作怪,惹人惆怅。

我翻出纸张泛黄的日记,清洗干枯的狼毫。要追忆稍逝的梦味,有笔有纸有墨就已足够。如果能蕴上几丝乡土的芬芳,那就非常圆满了。这得感谢天公作美,晚上有我获奖的大会,在榆中校区举行,我可以借此一饱春思了。

在候车室我静静地翻看以前天真的奇思异想,痛苦无助的突围,喧嚣中宁静之处的寻找,竟潜水般悄无声息的游进了弟弟的梦里。他何尝不是当时的我?不久前他弱弱地说着考试失败的事情,我也百般焦急。但随即心宽,该做的我不遗余力,该说的我毫无保留,索性由他去吧,反正已经烂漫到难收难管。他有他独自的命运和际遇,被安排的人生不一定是好的人生。但愿他也有这样一个本子,回家时我把这本送与他吧,希望能给他带来好运。

春雨真是奇怪。漠漠春寒,晓阴无赖,心底有点儿悲,有些儿不如意,却并不十分痛苦,仿佛这才是真真切切的,可能是对纷纷扰扰的劳生产生了免疫。人类真是只有从悲哀里滚出来才能得到解脱,千锤百炼,腰间才有一把明晃晃的钢刀。

刚下车,视野好开阔,视线好清晰,空气好清新,我实在找不出比这更贴切的词来形容了,再过修饰就浮华,稍带平淡便俗气。世人早已对这个词不以为意,俗不可耐,但它真得之不易。若天不下雨,时不维三月,我不至榆中,心无怅惘,能感受到这清新吗?

野旷天低,云层跌宕,山与天齐,目辨沟壑。淡烟疏影,积水空明。青灰的街道斜横,柳条独发新绿,丁香争春吐蕊,猫自闲庭信步,柏树枝头喜鹊闹。我细细地把这一切与水墨里的神交起来,似乎也有了得道的喜乐。

秸杆压块机
荆州硫化布胶鞋
上实和墅140㎡以上户型图-上海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